野生车线

冷坑专业户,话唠十级。
十八线外的画手兼写手。
日常自割大腿肉,要是有冷坑的小伙伴回话了就会很高兴的,很好养的家伙。

【约音(约音约?)】耳机

一个由自己的图延伸出来的脑洞。
ooc有,两个小时也没理啥思路,想到哪写到哪。语死文笔渣。
如果ok的话,那我们继续。_(:з」∠)_
————————————————————
“音操君的耳机……还戴着啊?”

“……要你管!”

“诶呀,歪掉了哦。”

约修亚说着,将手轻轻地贴在蓝色的耳机上。
耳廓传来轻微的压感,隐隐中还带有一些节奏,但却和耳机里音乐的节奏完全不搭调,使它能被更清楚地突兀出来。

“你这家伙想干嘛啊!”

音操猛地向始作俑手的方向打过去,却没有意想中的落空——

看来神明大人并不愿意闪避这一拳。

“音操君还是那么急躁呢。”高高在上的神明笑得光明而狡诈,“难道还在为了洗手的事情记恨我吗?”

“别转移话题啊!我是说——”

话音戛然而止。

音操忽然感觉到了一丝游离的视线。

那噩梦般的二十一天让他留下了危机监察的病根,感知到的视线和耳廓上的压力搅和在一起,几乎要他颤抖起来。

——“樱庭?你在和谁说话?”

斜前方的女孩子转过头来,面上写着略有惊慌的疑惑。

“——啊!”

约修亚这家伙……只把频率和我的同调了……!

也就是说……现在,除了我没人看得见他……

“——我……”

【对台词】

“……我在对台词呢!”

“……是这样吗?抱歉,我刚刚有点……没什么。”

眼见着那女孩转过身去,音操终于松了一口气——没过半晌,他忽然又紧张了起来。

“约修亚!”他小声地骂道,“你是不是对我使用了铭刻!!”

“我没有啊~”

神明脸上笑得很纯良。可音操却明摆着看见,那家伙的另一只手,正小心翼翼地接近他右手持着书的指尖。

“……说实话。”

“……好啦,我只是想帮一下音操君而已嘛……”

然而音操的脸色却和神明期待的相反——它刷地一下就黑了。

“你应该知道吧,桐生义弥。”

——桐生义弥……

约修亚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和那四个字一起沉进了海底。

“当初是你杀了我啊。”

“……音……”

神明的神情开始崩塌。他当然知道是自己亲手杀了面前这个人——

没人能比他自己更清楚了。

可即使如此,明知道他记恨自己,自己还是忍不住缠着这个人。

这个被他亲手杀死的人。

约修亚不知该感谢那个杀死音操的自己亦或是穿越回去阻止那个冷血无情的傻逼。
——杀了他,就能遇到他。
——放了他,就会与他擦肩而过。
但事已至此,约修亚已经疲于思考了。
他只想紧紧地抓住面前的这个男孩,缠住他,把自己最好的一切都给他,只要他能原谅自己——
——除了自己的生命。

约修亚到底是个自私的人。

如果要缠着他,就必须要活着啊。

“……樱庭……”

可纵使是他这样看似没脸没皮的人,也觉得自己在这一刻失去了叫他名字的资格。

……明明只是个名字而已。

真可笑。

“……我啊……”

约修亚缓缓地将按在耳机上的手放下了。

“我真的只是想帮你而已……”

“这……”

“这只是第一次……”

……音操君的话,大概会质问我“那你之后还想用多少次呢”之类的问题吧。

诶呀诶呀。

我一开始就没有胜算吧。

会这么想可真不像我。

……

“……我先走了。”

约修亚说着要将覆在音操指尖上的手也抽开,却不想——

音操用另一只手把住了他。

于是他的手指终也没有离开。

“你想逃跑吗?”

音操低下头,让约修亚无法看清他的表情——可约修亚却显然因为他的举动被刺激到了。

神明大人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要跳回UG去。

“当初是谁嫌弃我逃跑……还呵呵笑来着?”

“我认识的约修亚啊……”

……约修亚。
他在叫他约修亚……

“……是一个很不要脸,出尔反尔,奸诈腹黑的骗子……”

神明大人的心脏停跳了半拍。

“……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游戏制造者……”

音操丢下书,双手捏举着那只骨节分明的苍白的手……

“……是杀了我的人……”

神明大人的呼吸开始缭乱。

“……也是我第一个想要交心的男性朋友。”

……因为第一个朋友是那个叫四季的女孩子,对吧。

“……他真的很讨厌。”

音操将手渐渐地托到面前,而后——

抿起嘴唇——

吻了下去。

……

这个在旁人看来纯粹是累了想托住脸休息的动作,却耗尽了樱庭音操所有的脾气。

“……也只有这么讨厌,你才是约修亚。”

“约修亚啊……可不是你这样动不动就想逃跑的家伙。”

……神明大人睁大了眼。

……

“他很不要脸。”

“他会把自己的频率和我同调,然后飘在我旁边见鬼似的阴魂不散。”

“他会专门收集我的黑料,然后拿出来笑话我。”

“他会逼着我给他买咖啡。”

“他会为了全身而退,欺骗我的感情,假装死在我的面前。”

“他会为了计划一直行动下去。”

“……所以啊……”

“……”

“……别……”

别走……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应该恨他才对的……

樱庭音操深吸一口气……

“……我在说什么啊……疯了吧我。”

“一定是你这个骗子把这些东西铭刻到我身上了——喂!”

音操的脸噌地红了。

——罪魁祸首的神明大人,正轻吻着少年覆着薄汗的右脸颊。

音操想要推开他,不料手里那只方才还温顺无比的手猛地将他的双手钳住,叫他挣扎不得。

“……不要乱动哦,音操君。”

神明大人的呼吸在少年的耳廓里回荡。

“……否则可能就不是脸这么简单了呢……”

“到那个时候的话……音操君要怎么办呢?”

很久很久以后,樱庭音操在某个死神手里得到了一本书。
书的样子很普通,可那个死神却紧张兮兮,说是担心会丢了自己的小命。
“我真的没看过,我发誓!但是我听说这是谱曲家大人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一个不知名的存在让我拿着这个来找你的……我,我先走了!”
音操看着那个弱气的死神正了正兜帽,便消失在他的面前。
大概是展开翅膀回到UG了。
他看着那灰蓝色的朴素封面,上面并没有写着“桐生义弥”这四个字,而是素雅的《摩斯电码初级》一排小字。
音操试着翻开封面,发现书页已经变得有些松脆了。
书的第一页有相对崭新的9B铅笔写着的一排符号。
音操在这之前便学过一些摩斯电码,但并不是太熟。于是他开始敲击自己的耳机,以打出什么节奏来辩识——
——他忽地愣住——
那是约修亚在他难过时,按动他的耳机的,最常用的节奏。
而那个节奏的意思是——

【我喜欢你】

【快点高兴起来】

【不然我也会不开心呢】

【因为你是音操君】

【是我最重要的人哦】

评论
热度 ( 4 )

© 野生车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