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车线

冷坑专业户,话唠十级。
十八线外的画手兼写手。
日常自割大腿肉,要是有冷坑的小伙伴回话了就会很高兴的,很好养的家伙。

【约音】疾

闲暇时间在地铁上堆出来的算是小甜饼的东西。
帅萌属于约修亚和音操,OOC属于我。
_(:з」∠)_没问题的话就继续。
———————————

约修亚喜欢樱庭音操的睡脸。
那是一张平日里不会出现在这个少年身上的毫无防备的脸。微微颤动的眼睫毛,轻轻开合的唇瓣,在约修亚的眼里全都可爱得要命。
他试着戳了一下少年的脸颊,触感并不软弹,毕竟是个半大的男孩子,面上总不可能充盈着胶原蛋白。
少年没有任何回应,只是自顾自地睡着。

「真听话啊……」
要不在他醒之后打趣他可爱吧,约修亚想。面前的男孩,哪怕是发起脾气也依然很有趣——这一点他比谁都更加清楚。
炸毛的猫,也很可爱呢。

「约……修亚……」
房间里生出一句迷迷糊糊的呢喃,雾一样地模糊,约修亚却听清了。
「你在我家……干什么……」
——不就是因为音操君约会迟到了才来的么,翻窗可废了我不少劲呐。
约修亚随手拿来一个小木凳坐在音操的床边,手撑脸臂撑床地看着音操,那架势简直就是打算在这里坐到天荒地老。
「出去……」
「不出。」
不出你能拿我怎么办?
约修亚饶有趣味地看着他。
「我叫你出去啊……」
「是是,我听见啦。」
「欠你的清盐拉面……以后会还……」
「现在陪我去吃不就好了?」
音操什么时候欠了我拉面来着?
算了,反正不重要。
约修亚随便地想。

「……我都说了……我没带手机啦……」
「你手机就在桌子上哟?」
约修亚拎起那部蓝晃晃的手机朝那人晃了晃,光滑的机面上倒映出少年带着耳机的睡颜。——连睡觉的时候都忘了摘,这个耳机比我还重要吗?
「你好烦……」
「嗯,谢谢。」
「……你也没带啊……得意什么……」
「……我带了哟?」
——不然怎么拍音操君的激写?
话说回来,音操君似乎哪里不太对劲……还在做梦吗?
「……唔……」
音操朝着和约修亚相反的方向翻了个身,不再说话。
他身上的被子也滑了下来,堆在了约修亚的手边。
果然还是个孩子,睡觉这么不老实啊。
约修亚颔首,浅浅地笑起来。他捏起那被子的一角,想了想还是决定给他盖回去。
怎么说呢,他还是想多看会儿这个男孩乖巧的模样……
然而在指节与少年的肌肤相触的一瞬,约修亚却恍然惊起。
——好烫!
——音操……生病了?

「不要碰我……唔……走开……」

约修亚当然不可能就这样离开。修长的手指离开了手臂转向少年的额间,异于常人的温度叫约修亚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绝对超过39度了……
是了,自己前两天才去接被暴雨困住的音操……也许就是在那时候被吹坏了也说不定。
早知道就应该再带一件外套去的……当时为了粘在音操身上也只带了一把单人伞,现在想想自己真是个目光短浅的傻瓜。

「会生……病……啊。」

约修亚的理智几乎要被带着软软鼻音的胡言击溃。掩盖在带刺的话语下的关心与搅乱在混乱的梦境下的梦呓两厢叠加,几乎要把约修亚的心跳逼到极限。
——怎么办……

谱曲家慌了神。他一向不是个会照顾别人的人。不论是真正的少年时期也好,虚假的十五岁也罢,他从来没有站在任何一个需要照顾他人的位置上。而现在……橘发的少年正躺在他的面前。
对了……对了,医院……

医院?
自己分明有着力量,何必让音操到医院去呢?
……也是,自己的力量长期被用于战斗,而自己的伤口向来是自己处理,也不曾有什么感冒之类的小病小痛……或许也是有的,只是自己已经忘记了罢了。
他已经离开RG太久太久。

约修亚能把樱庭音操的记忆扯出来再装回去,自然也能把他的病一下子就给治好。
生病的感觉约修亚已许久没有尝过;但看着音操迷迷糊糊的模样,也能知道那滋味有多糟糕。
谱曲家的手浅浅划过少年的眉心,浅绿色的光芒迸溅出来,糅合成虚无缥缈的十字,转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同时,少年的眉心也缓缓舒展开来,随着谱曲家一声叹息而归于平静。
真是相当方便的力量呢。
约修亚抬手看了看自己的食指,又把手摊开。用这只手挡下南师的袭击不过是真正意义上的举手之劳罢了,根本就不用花什么力气。或许是因为持有这样的力量太久,他都要忘记这样的力量究竟有多大的用处了。
这个念头也不过转瞬即逝,紫色的眼眸很快又切向了床上刚刚痊愈的病患。
不管怎样,音操君好好的就好。
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约修亚俯下身来轻轻地啄了一下少年的眉心。
这样就好。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再受伤了。
哪怕是我自己也不行。

「约……修……?」

已经痊愈,也睡得一塌糊涂的少年,迷迷糊糊地扣上了在他脸上胡作非为的手指,含糊不清地喃喃着。

约修亚眨了眨眼。
嗯……不行的哟。

评论
热度 ( 2 )

© 野生车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