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车线

冷坑专业户,话唠十级。
十八线外的画手兼写手。
日常自割大腿肉,要是有冷坑的小伙伴回话了就会很高兴的,很好养的家伙。

【刃瞳(雷火)】His

超短的段子,玻璃渣注意。
突然想到什么回过神来已经写完了,可能还会有不通的地方,请多多指教。
——————
(现代架空黑夜第一人称中心)
我从外面浑浑噩噩地回来了。条件反射一般,散漫地道了句“我回来了。”
他没有回答。
灯没有开,就着夜色陷入沙发。夜视力很好不需要光芒也能看得很清楚,我过去曾经为此骄傲,如今却痛恨起来。
能看到。
到处都是他生活的痕迹。染上夜色的米白色的衬衫旁边还立置着一个烫斗,那是自己和他一起去商场买回来的打折货。虽然在夜色下看不清楚,但那烫斗是海蓝色的,这一点还是记得很清楚,因为他说,这是我眼睛的颜色。
还有照相机。文艺青年专用的单反,是经典的款式。他很喜欢。但是不能打开,因为他还没来得及送去维修。
茶几上堆着洗出来的照片。两个人在一起笑得和傻子一样。他看起来很开心。所以我当时应该也很开心。
他的水杯。里面的茶已经凉了。那是他喜欢的传统普洱。摇一下茶杯,杯底的渣子就会轻飘飘地浮起来,很快又会混合着夜色沉下去。
他习惯用右手拿杯子,所以他的嘴唇应该是和杯耳的左侧相接触得多。我轻轻地拿起杯子,闭上眼睛,啄了一下他嘴唇曾经覆盖的地方。
垃圾桶里的废弃吸管表明他有咬吸管的习惯。
他没有读完的意大利语等级备考书摊放在床上。周边还散乱着德语和法语的材料。
薄纱窗帘是他喜欢的红色。啊,飘起来了。就像他的头发一样。
他最喜欢的红蓝铅笔被风推下桌子,发出“啪嗒”的清脆响声。
边上是一束已经枯萎的野百合。
……
好像他随时都会窜出来对自己微笑似的。
可是,他呢?
……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收到了新的讯息。
……已经要火化了吗……
真好啊,他喜欢温暖。
嘴角轻轻勾起,却挤出几分苦涩的意味。

————————
最后一句是最后决定加上去的,感觉有点坏气氛。
不过也算了,十五分钟差不多也就这样了。
食用安康。

评论
热度 ( 4 )

© 野生车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