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车线

冷坑专业户,话唠十级。
十八线外的画手兼写手。
日常自割大腿肉,要是有冷坑的小伙伴回话了就会很高兴的,很好养的家伙。

【教师组·迷之友情向】昨日重现-Ch.2

2
棕灰色中夹杂着黯淡的杂色却显得十分和谐的短鬈发,淡淡的茶香爬满精致的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
定期锻炼的身体将淡蓝色条纹的西装背心撑起,绷紧的雪白的衬衫线条。
还有那首宋词作的歌……
大麦茶再一次重重地摇头,企图把那个他甚至都不认识的人给甩出脑海,然后再一次失败了。
他还没有来得及整理好思绪,肩膀便遭到重重的一击:“又在图书馆发什么呆,难道正在守株待妹?”

——是待汉。

大麦茶在心里默默纠正,面上却只是嫌弃道:“我像是有力气追妹子的人?”
“——我错了,”朋友笑着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坐到他旁边,“你就算谈恋爱多半也只会找塞尔达公主吧。”
“再皮就把《塞尔达传说》还给我。”
“别别,我这不是都认错了嘛。”
朋友笑嘻嘻地从书包里掏出厚厚的一大本《诗词红宝书》放到桌面上,没敢下手太重,大概是怕被图书管理员赶出去。
“之前听到有人唱一首歌,好像是前几天你备考前一块背给我听的宋词。”大麦茶拿过朋友的书随意地翻了翻。
“你什么时候对这种东西感兴趣了?——大意是啥啊,说不定我还记得,”朋友耸耸肩,“中文系的男人绝不认输。”
大麦茶懒懒道:“中文系是谁?”
“闭嘴。”
“好好好。”大麦茶嫌弃道,毕竟有求于人,便没再皮下去,“就是什么酒杯啊琥珀啊,还有什么意消融之类的。”
“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沉醉意先融? ”
“——就是这个,”大麦茶精神一振,“是什么来的?”
“李清照的《 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谁这么有雅兴给它写了歌啊……这诗就只有四句话好吧? ”
“网上不会有人写这样的歌吗?”
“这倒也说不定,毕竟‘南无阿弥陀佛’只有一句话都能单独唱成歌,只是会比较魔音贯耳……”
大麦茶挑了挑眉。
“你可不是会到图书馆发呆的人,一个外语系的跑去中文系的课室外乱转也不像是你这种死宅的作风……”

“——你在找谁?”

朋友没有看向他,大麦茶却觉得自己被盯得死死的。
“前两天我们出去喝嘛,我回来的路上见到有个人唱着这个诗的歌走在我前面……就觉得很有意思。”
“那对你来说还不够意思吧?她一定还穿了制服。”
“他?……确实是。”
“招了吧?你就是个制服控,每次对着穿制服的妹子都总是多看上几眼的……”
“妹子?”大麦茶转过头去。
“……不会是男的吧?”
“……男的。”
“我靠不是吧!”朋友故作惊讶地倒吸一口图书馆的冷气,“你还真的去搞基了?”
大麦茶直接给了他一拳。“你还是把塞尔达还我吧——再赔我八袋薯片的精神损失费。”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不就是想和人交个朋友吗,”朋友嬉皮笑脸地抱头,“你这口气是还没找到人是吧?说说看啊,咱俩可是一起打游戏的交情,兄弟我会帮你留意一下的。”
“棕灰色卷发,在光线下会折射出好几种颜色那种,”大麦茶回忆着那禁欲的线条,“架着眼镜……穿着浅蓝色条纹的西装背心和白色长袖衬衣,……穿的是皮鞋,整个人都收拾得特别正式那种。顺便一提我看见他是从图书馆出来的。”
“有没有印象?”
大麦茶回忆完了,却只看见朋友僵硬的笑脸。
“大麦啊。”
“……啊?”
“你……看上的兄弟,肯定和你完全聊不来,趁早放弃吧。”
“这是什么意思?”大麦茶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难得收敛了慵懒的气息,“难道他还能无聊到和那些被旧纸片淹没的老教授一样吗?”
“对——他就是这样的人啊!”
朋友向后一靠,木制的椅背嘎吱作响,“……你看上的就是中文系公认生活最无聊的学神啊。”
“他叫东方美人,你真想和他做兄弟,那大概会累死。”
大麦茶反而起了兴趣:“怎么个累法?”
“你见过那种二十四个小时里每一分钟都被精准规划的人吗?他就是那一款!阅读量恐怖得不得了,每天除了学习就是研究,还以为是个没什么人际交往的人,结果偏偏和谁都挺有礼貌,但和谁都不熟,喜欢他的人多半是系里的教授……最重要的是,”朋友深呼吸一口气,“——他根本就不打游戏!”
“……这人生活还真是无趣啊。”
“那是啊,但实力也确实很可怕,认识的人也全都是大佬,我们这种是高攀不上人家的……我也不想和这种无聊的人搭上关系。”
“也是哈哈,”大麦茶侃侃笑道,举起手机假装看了看时间,“我想起我还有约,就先走了哈。”
“走好不送,我也复习去了。我要有东方美人的一半厉害,我也心满意足了……”

大麦茶有一下没一下地踩着阶梯向下走着,心不在焉得几乎要忘记他为什么在这个地方呆着了。
—— “你看上的就是中文系公认生活最无聊的学神啊。”
朋友的话还在脑海中回荡。
但是……
——禁欲的素白线条。
——无趣的机器。
——茶香。
那天晚上看见的背影依然在眼前晃着——大麦茶惊恐地发现东方美人已经成了他心目中的标准制服衣架子,那种在女孩身上找不到的感觉,居然被他在一个男人身上找到了。
而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这个人——毕竟他找了那么久。
……不,等等,这好像也没什么好惊恐的。
大麦茶拿着手里还没看完的小说就往自己头上来了一下,当然这毫无意义的动作也没有带来什么有意义的结果。
——既然有兴趣,就去搭讪嘛。
做了再说。大麦茶从来都是个行动派。
想到这里,他的步伐似乎都渐渐轻快起来。


评论
热度 ( 1 )

© 野生车线 | Powered by LOFTER